海盐味奶罐

门深巷静:

我假装搞到真的了
打不了tag了这个

无趣的陈同学:

小澜孩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战术。
“我丢脸无所谓,居老师你也伤到就行了!”
双人喵喵喵真是太可爱了!
感谢白主播尽心尽力带着朱老师玩😂
你是👹你也是👼

四面储鸽:

今天的直播 让我震惊的是这种大可爱是真实存在的!!!!

小队长の仓库:

这个机场照的眼神太棒了!!!我已经在脑内循环播放香港黑帮片了!!!
原照片出处见水印。


激情摸鱼之后开始思考明天上班可咋办ಠ_ಠ

【丹雍】宿敌 28(完结中)

拄着拐杖出走如何?:











本来是要写完结上与完结下的,可是写上的时候没写完,又分出来一章




本章建议搭配 萧敬腾或者林俊杰的 “我怀念的”一起食用




不为什么,因为我是听着这首歌码的这一章哈哈哈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二十八 . 28








有时候我们会说一些话,连自己都不可理喻,这种情况大多出现在表白的时候,做爱的时候,吵架的时候,分手的时候




表白的时候,被突然亲吻的雍成宇对姜义建说“你疯了么”


 


 姜义建回雍成宇“我是疯了,所以能跟我在一起么”


 


 做爱的时候,姜义建喜欢把雍成宇扣在怀里耳鬓厮磨地说“我爱你”,雍成宇总是止不住咬在那人的耳朵旁说“去死”


 


 吵架的时候,雍成宇会坐在沙发旁的小摇椅上,说些没边没际专门让人心痛话,姜义建会跑到阳台上点起一支烟,静静听雍成宇说的只言片语


 


 分手的时候


 


 雍成宇会说“我们这样有意思么?”


 


 姜义建会说“当初不如不在一起”


 


 然而就是这样的话,就发生在刚刚,话里带着刀刃,锋利得遍体鳞伤


 


 雍成宇不知道在车外站了多久,久到夹着烟的手指冰冷的有些迟钝,颤颤巍巍拿起又放下,虚无地像是失去躯干却还在活动的四肢,眼角不自觉落下的湿润都温暖着脸颊,连眼泪都在安慰自己么,雍成宇想着又觉得可笑


 


 雍成宇又点起一支烟,也是姜义建留下的烟盒里的最后一支烟,雍成宇费劲地抬起手去点火,兀自端详了自己的左手,忍着的泪水却再也止不住


 


 空落落干净的食指扯断了雍成宇的最后一处防线


 


 像是与姜义建最后的一丝牵扯,也不见了




 


 姜义建不知道走过了过少个路口,雪映在街灯下现出明晃晃的金色,姜义建觉得有些冷,想套上外套的时候发现满是泥水,随手把外套扔进了街边的垃圾桶


 


 姜义建想点一支烟,可是身上的烟已经抽完,车里有,可是却孤零零与雍成宇此时应该呆在大街上


 


姜义建不想再走,可身上没有钱包,只得惨兮兮坐在路边的小木椅上,凌冽的风终于让姜义建的心稍加平静,他与雍成宇像是湖底缠绕的水草,像是山顶处随处可见的长心锁,无论他怎么挣扎,怎么摆脱,却又像是永远解不开的绳结,没有答案




分手,这个词第一次存在于两个人之间,即便是几年前那次分开,两个人却也谁也没有说出口这两个字,这个词像是一个无底洞,通向的是一个再没有彼此的未来




没有彼此的未来,姜义建双手止不住扶着额头




没有雍成宇的未来,是什么样子的,姜义建不敢设想,却又止不住去想,他想到自己在加拿大的几年




是每天早上被闹铃吵醒,断了有着那人亲吻的清梦;是复印文件的发呆空隙,不经意的回忆涌现又被工作拉回现实的空落;是夜晚酒吧里最烈的鸡尾酒,浓郁缠绕却不及那人的一个拥抱;是凌晨被自己吞下的安眠药,麻痹神经告诉自己不再爱他




那种浓烈的窒息感又笼罩着姜义建,姜义建本以为那熟悉气味只存在于加拿大,如今他才明白,这阴郁的空气充斥着没有雍成宇的每个角落,一点点侵蚀着,消磨着




像是末世的魔鬼,把自己变得不再是姜义建,只配称为行尸走肉




姜义建解开衬衫的第一个纽扣,打湿的衬衫让他局促不安




原来没有雍成宇的未来,是无法过活




姜义建在路上狂奔起来,凌晨的街上没有行人,只有飘落不止的雪,无情的嘲笑世上的人们,嘲笑他们嗜爱成性,无可救药




姜义建像是从来没有过如此多的力气,这感情的拉扯,他想不明白,他只有活下去的本能,他只能一遍遍地祈祷




希望我没有记错来时的路,但愿你酒还没醒依然在原地






雍成宇蹲在地上找遍了被雪覆盖的路沿,车底,雪渐渐厚了起来,一层一层,像是要掩盖昨日里所有的肮脏百态,为还在沉睡的人们带来全新的世界




也像是一遍遍地提醒着雍成宇,你所抛弃,我来带走




雍成宇用手一次次扒着沉积的雪,本来冰冷没有直觉的手开始发烫,像是带着绝望的炙热,雍成宇最终还是认输的蹲坐在车边




街上零星的车不停切换着远近光,连雪都看不真切




雍成宇通红着手掏出手机,一键一键按着那人的号码,姜义建,他在自己这里永远没有备注




电话通了,听筒那边是那人渐行渐近的粗喘声




“喂”雍成宇的声音带着些苦涩




“.....“




”怎么办?“




”.......“




”我把戒指弄丢了,怎么办,我把戒指弄丢了“


雍成宇的话里带着哭腔,像是做错事的孩子,不知所措地让人不禁心疼




“没关系”




电话那头姜义建的声音喘的厉害,却又渐渐平息,像是奔跑的人放满了脚步,走向他的执念,不加犹豫




“我把我的也弄丢了”




姜义建把右手食指上的戒指取下,随手扔进了路边的雪地里,不见踪影




雍成宇忍着哭泣,双肩还不停颤着,原来我留下给他最后的牵扯也不见了,心痛与心动总是缠绕如孪生




当我在一个漫无边际的雪夜绝望的一个转眸,我看见那个让我即心痛又心动的人,踏着迷雾般的向我走来,我一遍遍劝说自己这大概是幻觉,他走路的样子,他电话里的声音,都真真实实地告诉我,这一生,我大概逃不掉了




“如果我再追你一次,你会喜欢我么”




姜义建透着听筒传出的声音一点点击溃着雍成宇的固执与踌躇,姜义建一步一步走到雍成宇面前




雍成宇站起身来,面向他此生年来所有的悲伤与心痛,欣喜与心动,说着




”我大概是疯了,疯子一样爱你“








 
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





我的文字掌控能力还是太弱了,想要的感觉并没有完全写出来,啊呀,你们自己脑补吧




今晚收起你们的大砍刀!!!我HE了!!!!!!




剧透完结下:终回小甜饼附加我对宿敌最后的理解
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--------人不冷话不多的小拐